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是時候建立醫療期貨市場了

Greg Simon, Jeff Feldman 2020年02月09日

期貨工具同樣可以用于醫療,這完全符合病人的利益。但到目前為止,醫療領域還沒有出現類似工具。

圖片來源:Illustration by Nicolas Ortega

金融期貨誕生于上世紀70年代,當時利率和通貨膨脹居高不下。這些經濟弊病在80年代中期得到了解決。石油期貨誕生于上世紀80年代初,當時石油短缺,價格波動劇烈。幾年后,石油市場穩定下來。市場價格和供應之所以能夠趨于穩定,是因為行業參與者可以轉移風險,實現可預測的定價,而投機者可以找到交易機會。

眼下,美國的醫療費用已經失控,高到難以為繼。保險費和自付費用創下歷史新高,有些保險公司拒絕為某些昂貴的治療付費。就像資本市場工具曾經給利率和能源帶來穩定和低價一樣,期貨工具同樣可以用于醫療,這完全符合病人的利益。但到目前為止,醫療領域還沒有出現類似工具。

創造醫療市場

期貨或遠期合約指的是在未來特定時間以預定價格買賣某種商品或金融工具的法律協議。這是一個典型的買家和賣家之間自愿形成的雙向市場。

醫療卻恰恰相反,是單方市場。病人在事先不知道價格的情況下接受醫療服務、支付賬單,也沒有辦法使用金融工具(比如房貸、車貸)進行費用分攤,這也是為什么醫療費是導致個人破產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這種單邊市場也對雇主產生影響。對大中型自我投保企業的研究表明,許多公司都采取了相應的對沖策略來應對利率、能源和貨幣(甚至是天氣!)的風險,卻完全沒有手段防備醫療風險。保險公司面臨的風險尤其明顯,他們對下一年參保人群的健康狀況幾乎一無所知,如果遇上重病患者,就會受到價格沖擊。

醫療金融市場沒能發展起來的一個主要原因是,醫療費用中各組成部分的花費無法得到準確反映。以能源為例,有不同的金融工具代表不同等級的石油、汽油、天然氣和煤的費用。同樣,許多農產品(小麥、玉米、大豆等)也有可交易的合同。因此,要想建立醫療金融市場,必須要做到準確反映不同藥物、治療程序等的費用。

然而由于缺乏數據,就在不久前這一點還無法做到。隨著電子健康檔案(EHRs)的出現,我們現在可以實時接收為病人支付的醫療費用數據,可以知道不同地方不同人群治療某種疾病的花費。我們可以把“基本單位”定義為給一名患者治療一種疾病一年的費用作為,或者是膝關節置換手術或體外循環心臟手術的費用。這樣,保險公司就可以把任何一種醫療費用增加的風險轉移到金融市場。

從長遠看,美國每年花在石油上的錢大約3500億美元。在此基礎上,用于對沖或投機油價的結構性金融產品的總價值達千億美元。我們每年花在治療糖尿病上的錢與之大致相當,卻沒有適合的金融產品幫助治療糖尿病的關鍵成分(如胰島素)保持可預測的穩定價格。

美國的醫療體系終于向價值定價法靠近了一步。在價值定價中,費用是由病人的治療結果而不是收到的服務決定的。但這樣的話,制藥商將承擔新的風險,比如他們的藥在某些病人身上不起作用。如果這種定價方式大規模推廣,制藥公司需要有辦法來對沖或“消除”這種風險,把風險轉移給投機者。否則,他們會采取一貫的做法:漲價。

現在,我們可以使用病人的醫療數據來創建指數,分別代表治療某種疾病、服用某種藥物以及接受某種醫療程序的花費。以這些指數為基礎,我們可以創建金融工具(期貨、遠期合約、期權),進行價格發現和風險轉移。

把醫療成本轉化為資產

這樣,我們就能把醫療成本轉化為資產,就像石油以及芝加哥氣候交易所(Chicago Climate Exchange)的碳信用額。醫院將能夠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向保險公司批量出售手術程序(例如,膝關節置換),為真正的價格發現提供支撐,實現更有效的定價。此外,如果代表某種醫療程序、治療手段或藥物的工具能夠在市場上進行交易,未來有可能患病的患者也可以購買。

醫療期貨市場將為消費者帶來穩定和低價,為制藥公司、供應商和保險商提高可預測性,這樣做是在學習農民已經干了幾十年的事——對沖未來。

關于作者

格雷格·西蒙是拜登癌癥倡議(Biden Cancer Initiative)的主席和白宮癌癥登月項目特別小組(White House Cancer Moonshot Task Force)的執行主任。杰夫·費爾德曼是華爾街資深人士,過去20年來一直專注于醫療保健和生物技術投資。(財富中文網)

本文登載于《財富》雜志2020年2月刊。

譯者:Agatha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篮球比分大赢家